-

口紅扔了,可她的心卻還是痛不欲生的狀態,她蹲在地上,捂著臉任由眼淚滑落,她急於等待著一場救贖。

誰會來救她?救她這顆支離破碎的內心?

突然空中一道響雷炸了下來,閃電打下來,映出了她蒼白無色,漂亮又無生氣的麵容上。

一場暴雨就要到達了。

很快,傾盆之雨落下,灑在整座A市的上空。

花園裡的角落中,那支被扔掉的口紅下麵,是鬆軟的泥土,隨著雨水的落下,陷出了一個淺坑,而那支口紅滑在坑裡,又被新一淪的泥土掩蓋住了。

安琦根本不知道,她泄怒扔出來的這支口紅裡,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而有兩夥人正在朝她靠近。

一夥是要她的命,一夥則是挽救她的命。

真是世事無常。

清晨。

安宅的大門口,一個拎著手提袋,身形筆直挺拔的男人站在門外,他按了幾聲門鈴,傭人就過來了,朝他問道,“請問你是新來的保鏢嗎?”

“是的!”

“你叫什麼名字?”

“顧朗。”男人自然的報出名字。

“請進。”傭人把他放了進來,因為她昨晚就接到了通知,有位新得保鏢會過來報道。

大廳裡,李嫻正準備出門,看見走進來的新保鏢,她整個人怔愕了幾秒。

這個保鏢的長相,氣場,怎麼比她想象的好太多了?

簡直令她都有一種驚豔的感覺。

“安夫人您好,我是安先生派來保護安小姐的顧朗。”年輕男人禮貌打招呼。

“顧保鏢你好,我老公和我說了,是這樣的,我女兒最近心情不太好,麻煩你盯緊一些她,千萬不要讓她做傻事。”李嫻的目光上下打量著他,竟有一種選他做女婿也不錯的想法。

“好的,我一定會儘責保護您的女兒,不讓她有任何危險。”男性低沉堅定的聲線,聽著格外有安全感。

“那我就放心了。”李嫻感覺老公選保鏢的眼光太好了,竟然送來了這麼一個英挺帥氣的保鏢來保護女兒。

最重要的是,她從這個保鏢的身上,看到了滿身正氣。

很少有我給她這樣一種強大又正直的感覺了。

“吃早餐了嗎?”

“吃過了,謝謝。”

“我女兒在樓上,我這會兒要出門,來不及向你們介紹了,一會兒請傭人領你上樓吧!”

李嫻正說著,電話就響了,她忙接起道,“我馬上就出門了,你們再等我一會兒。”

李嫻離開,傭人朝站在大廳裡的年輕男人道,“顧保鏢,你先坐,小姐這會兒還冇有起床呢!”

男人並冇有坐,而是放下行李,出來了院子外麵,堪查整個安宅的地勢情況,他的耳麥裡,傳來了一道聲音。

“隊長,我們已經入侵了安家保衛係統,一切儘在掌控之中。”

這個保鏢可不是彆人,正是以身份潛入安宅的聶延鋒,安宅現在正處於一個極度危險的時間,特彆是這位安小姐,隨時可能遭遇盜竊份子的綁架。

三樓的主臥室裡,安琦睜開了眼睛,紅腫的眼睛令她很不舒服,她起身去了浴室裡洗了一把臉,她思考了一夜,決定和母親聊聊,她要挽回季澤這件事情。

由於父親出差,家裡隻有女傭和母親,她並冇有心思換衣打扮,就這麼穿著一件絲綢的睡袍就下樓了,一頭及腰長髮淩亂在腦後,清晨的安琦,身上有一種點到為止的豔,不可方物的美。

她的身上有一種天生貴氣,融合了一種清冷感和書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