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聶延鋒目光深邃的盯著她,這個女人的態度為何轉變,他內心是清楚的,昨晚的拒絕,讓她和他保持了距離。

“昨晚的話,你不必放在心裡。”聶延鋒擰眉啟口,顯然他不喜歡安琦這份客氣。

安琦眨了眨美眸,原本就散在胸口一側的長髮,她風情的撩到了背後,髮絲如墨,襯得她一張小臉嫩白之極,連耳朵都是白皙嬌嫩的。

“是我該向聶隊長你道歉纔是,我不懂事,一直在打擾你,請你不要放在心上纔是,我以後會懂分寸的,不會再冒犯你。”安琦一臉真摯的說道,她昨晚也是想通了,感情是不能勉強的。

聶延鋒的臉色不知為何有些沉鬱,他轉身就打算離開。

安琦目送著他的背影,內心有幾分失意,而就在她出神望著他之際,倏地,男人轉身回頭,子夜般的眸直接盯過來。

安琦那份還冇有收回來的視線,慌亂的低下了頭躲開。

“一起回去。”聶延鋒出聲命令。

安琦聽出了他的命令之色,她有些不情不願的站起身,走過他的身邊,率先朝來路回去。

一時隻顧著走路的她,旁邊有一根叉開的樹枝突然掛住了她揚起的一縷頭髮。

“啊…”安琦疼得直呼,趕緊扭頭看向自己那被勾住的長髮,伸手想要去解。

身後的男人倒是更快一步過來,就在他準備解的時候,安琦阻止了他。

“聶隊長,男女授受不清,我自己來。”

聶延鋒的手硬生生的停頓幾秒收了回去。

安琦自己慢悠悠的拿著樹枝,把自己的頭髮給一絲一絲扯出來,扯完之後,她看著身邊雕塑站著的男人,她抿了抿紅唇。

“你先走吧!我慢慢回去。”

聶延鋒越過她,還真得走了。

安琦一路慢悠悠的回到了基地,她回房間洗了把臉出來,小四已經替她送來了一份早餐了。

“謝謝你小四,你對我真好。”安琦真心感激。

“安琦小姐,我們大家包括我們隊長都對你非常好。”小四不忘替自己隊長拉一份好感。

安琦怔了一下,便點點頭,“對,你們都對我很好,那支口紅找到了嗎?”

“目前還冇有。”小四如實相告。

“我真希望快一點被找到,這樣我就不用麻煩你們保護我了。”安琦祈求出聲。

“應該快了,安琦小姐耐心等等。”小四安慰她。

“謝了。”安琦端著早餐回房間去了。

安琦吃完早餐,送盤子出去廚房那邊,路過咖啡廳,她想了想走進去煮咖啡,她弄了五杯咖啡,拿著一隻大托盤裝著端向了小四他們辦公的會議室裡。

敲開了門,推門進去,隻見聶延鋒坐在主位,其它四個人都在。

“我給你們煮了咖啡。”安琦微笑著,勤快的像個助理替他們打下手。

其它的四個人都有些受寵若驚,忙起身接過安琦的咖啡,安琦把最後一杯放在聶延鋒的麵前,“聶隊長,喝咖啡。”

“謝謝。”聶延鋒淡淡道。

“安琦小姐,好香啊!你煮咖啡的手藝真棒。”阿鬆讚道。

“我在國外研學過煮咖啡的技術,還請你們不要嫌棄,如果喜歡喝我煮得咖啡,我以後每天給你們煮咖啡。”安琦決定主動找點事情來做,這會讓她的時間更充實一些。

“那真是我們的榮幸。”阿鬆笑道。

安琦也衝著阿鬆彎眉一笑,“那我不打擾你們了。”

安琦離開了,阿鬆還有些回不過神來,目送安琦的背影離開,就在這時,主位上的男人輕咳一句,阿鬆忙回神,不敢再多看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