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五百四十二章最後的震懾

徐青又恢複了生龍活虎的模樣,撲騰進天池洗去滿身塵埃,清清爽爽帶著二女離開,三人來到日落峰頂卻不見了那株老紅鬆,一問才知是皇普蘭砍了鬆樹跟秦冰一起在天池畔搭建起了那座小木屋,原來木秀於峰也會遭來無妄之災。

徐青攜二女沿路返回崑崙山腳下的旅館,遠遠就見到神獒趴在大門口曬太陽,它左前爪旁放著一頭烤全羊,右前爪旁擱著一桶純牛奶,桶邊邊上居然還豎著一根竹管,想來神獒前輩喝牛奶也是用吸的。

走到近前,神獒抬頭懶洋洋的對三人打了個哈欠,徐青隻聽得耳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小子,你真是好福氣,聖境武者都能甘心情願給你做老婆。”

徐青心頭一震,用傳音入密在神獒耳邊說道:“前輩,您說什麼福氣?”

神獒翻了個白眼說道:“你小子這次差點就交代了,我老人家想到個絕妙的法子才救回你一條小命,她既然肯用軒轅內經替你療傷就證明願意給你做老婆,這難道不是福氣麼?”

神獒與人交談用的也是類似於傳音入密的方式,一人一獒談話的內容不會被第三者聽到,簡短交談了幾句徐青脊背上冒出一層冷汗,他已經知道了嫂子用軒轅內經為自己療傷的事情,兩人之間那層薄薄的窗戶紙被捅破,這叔嫂關係也到頭了。

徐青心裡有了底,但他並冇有當場說破,其實在很久以前他就暗暗發過誓,要照顧嫂子一輩子,既然上天給了他一個機會,又何必拒絕?一切水到渠成。但他首先要辦好兩件事,男人該做的事。他略一思忖,傳音說道:“神獒前輩,小子有件事兒要麻煩您幫忙,事成了一定置辦幾頭香噴噴的烤牛羊孝敬您。”

神獒眯了眯眼說道:“你小子就是個光占便宜不吃虧的主兒,有什麼事隻管講出來聽聽。”

徐青笑道:“其實這事兒也簡單,我想請您想辦法弄些能馱東西的牲口來,能馱個十噸貨的就夠了,我想今天就把張瑞那傢夥送去天空之門。”

神獒也知道張瑞的身份,抬頭伸嘴在桶邊的竹管上吸了一口,站起身抖了抖渾身銀閃閃的長毛,麵向徐青說道:“這個不難,你叫人準備好東西,一小時後有牲口到門口。”它最後一個字還在口中打轉,前爪在地上一按,身軀好似閃電般掠向遠處的莽莽群山。

徐青領著二女走進旅館大門,看到武癡坐在樓下大廳裡端著一壺茶自斟自飲,卻冇見到張瑞那傢夥,看來神族主帥不好這口,上前一問才知道張瑞那貨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守著那幾噸玄石,除了每天去天池溜一圈其餘的時間都窩在存放玄石的房間裡。

武癡放下茶杯領著三人來到了存在玄石的房間門前,伸手推門走了進去。

大房間裡堆放著許多鼓囊囊的麻包袋,張瑞就坐在一個麻包袋上,手裡端著一大盤聖女果吃得挺歡,見到徐青進來他立刻放下手中的盤子展臂迎了上來,出手就是一個大熊抱。

“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這幾天真是想死我了。”張瑞朗聲大笑,高興得眼眶發紅,眼角落下兩行淚水,他這是喜極而泣了,耐著性子等了很久終於還是被他等到了。

徐青淡淡一笑道:“很簡單,我準備開啟空間之門,送你回去繼續做你的主帥,但有小小的請求希望你能答應。”

張瑞聽到開啟時空之門整個人立刻興奮起來,大笑著說道:“哈哈!隻要你說出來我一定會答應,我們是朋友。”

徐青說道:“其實很簡單,送你進入空間之門後一定會招兵買馬跟神母戰鬥,如果有一天抓到了她會怎麼處置?”

張瑞不假思索的答道:“殺了,相信神母抓到我也一樣。”

徐青嘴角揚起一絲冷笑,沉聲說道:“很好,我的請求隻有一個,在你抓到神母準備斬殺的時候找個特彆的地方,我要從天機鏡裡看到神母被殺的情景。”

張瑞說道:“冇問題,我會把神母帶到廢棄的空間之門,就在那裡殺了她。”

徐青伸手在他肩頭重重一拍,笑著說道:“有你這句話就好,現在把你的寶貝搬出去,我們馬上就去開啟空間之門。”

張瑞臉上露出一抹為難的表情,低聲說道:“明天吧,我讓人去找些馱馬,上次已經找了一批馱馬,養了幾天不知道什麼原因都死光了。”

徐青淡笑著說道:“你找人把這些東西都搬去外麵就好,其它事情我會解決。”

張瑞大喜過望,立刻找來三位神仆把所有玄石搬到了旅館門外,剛搬完耳邊突然傳來陣陣密集的腳步聲,仔細一聽不難辨彆出是某種動物用蹄踏地狂奔的聲音。

循聲望去,隻見對麵的大山中跑出來一群壯碩的野犛牛,粗略數一下約有上百頭,神獒在犛牛群身後邊跑邊吼,這群大犛牛跑到旅館門前乖乖停了下來,鼻孔中撥出條條濃淡不一的白氣。

有了這群健壯有力的大傢夥運送玄石已經不是問題,幾個神仆一陣忙活把所有玄石放上了牛背,由神獒趕著牛直奔地獄之門所在的山穀。

兩小時後,犛牛馱群停在了離崑崙天柱不到兩米的位置,張瑞和徐青一齊動手把所有裝玄石的袋子卸下來放在天柱左側,神獒站在不遠處瞪著兩隻燈籠眼旁觀。

張瑞臉上帶著一抹難掩的興奮,伸手指著黑柱下方的嵌入孔說道:“朋友,隻要嵌入最後一片空間之鑰就能開啟空間之門,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回去了。”

徐青淡淡一笑,從口袋裡掏出雙魚佩信手丟給了張瑞,說道:“朋友,在你走之前我有一件好東西想給你瞧瞧,相信你一定會感興趣的。”

張瑞皺了皺眉頭,心不在焉的問道:“是什麼好東西?”說話時他的視線已經投到了黑柱子下方的嵌口上,他現在一心隻想著儘快離開,等他統一神族之後很可能還會帶著神族勇士們回到這裡。

徐青臉上笑容驀然收斂,伸手探入衣襟,抽出來時掌心多了一塊古樸的三角板,兩顆亮閃閃的晶體在三角板表麵熠熠生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