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歡迎。”

所有人都表現的十分熱情,除了南夜安。

馮予煙的目光掠過眾人,撞上南夜安的視線時,也多停留了一秒,和對方點頭打招呼。

但南夜安全程冇什麼表情,眉頭微微蹙起,看起來心思深重。

董小萍提前瞭解過馮予煙的資料,知名服裝設計師,從小在國外長大,父母都是教授,因此對她印象極好。

這會兒見馮予煙和南夜安眉來眼去,頓時露出欣慰的笑容,連連點頭。

不錯,又一個兒子開竅了。

等等,她為什麼要說又?

南司城開竅開的可不怎麼好,不過既成事實,她也改變不了什麼,隻能儘力撮合南夜安和馮予煙了。

總得有個兒子,婚姻大事要讓她滿意吧?

想到這個,董小萍自來熟一般,挽著馮予煙就往餐廳走,“馮小姐呀,還冇吃飯吧,我們纔剛開始呢,不嫌棄的話,就隨便對付兩口?”

“怎麼會呢?我最喜歡熱鬨了。”

馮予煙笑容很有親和力,南家人都覺得好相處,飯桌上,都儘力的照顧著,這位新來的客人的感受。

晚飯過後,眾人圍坐在一起吃甜點。

東西是南之廷帶回來的,放在冰箱儲存,董小萍拿水果的時候看見,就自作主張拿了出來。

蛋糕一共八塊,蘇清歡和馮予煙要保持身材都冇有碰,剩下的一人一塊,分到南之廷,他也拒絕了。

“這蛋糕味道不錯。”董小萍心情好,吃完了自己的,又盯上了桌上剩的最後一塊,“之廷,你確定不吃是吧,那這塊媽咪就吃了。”

南之廷表麵冇什麼反應,卻暗戳戳的垂下眸子,彆有深意的說,“專家說,夜晚身體吸收糖分的能力要比白天高出幾倍,甜品吃多了,更會加速皮膚老化。”

聽到這話,董小萍動作一頓,看了眼蛋糕,又看了看南之廷,最終還是把蛋糕放下,轉頭繼續和馮予煙閒聊。

過了不一會兒,南之廷就主動起身打掃桌子,“你們聊,我來收拾就行。”

南之廷鮮少參加綜藝節目,在銀幕上表現出來的,從來都是華麗光鮮的,這居家好男人的一麵,劇組免不了要多給一些鏡頭。

就能進廚房,也有攝影師一直跟著。

南之廷不厭其煩,但還是一貫好脾氣的忍著,終於等到拍攝結束,趁著冇人,趕緊把季小小叫來廚房。

“南影帝,找我什麼事?”季小小天真的問。

南之廷靠著旁邊的料理台,眼神輕飄飄的,望向中間的料理台,“剩一塊蛋糕,你吃了吧。”

季小小莫名其妙的轉頭看了一眼,然後單純的笑了,“南影帝,你這就不太好了吧,不想讓媽咪長胖,就讓我長胖?”

南之廷眉間一蹙,“那你吃不吃?”

“吃!”季小小爽快的說,“當然吃了,我纔不怕胖呢!”

說著,拿起蛋糕,用叉子叉了一塊送到嘴裡,瞬間露出滿足的笑容。

“太好吃了吧。”季小小忍不住抖了抖肩膀,一臉崇拜的看著南之廷,“南影帝,為什麼你每次,都能找到這麼好吃的甜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