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呃,”紅孩兒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捧腹大笑,“原來是你這個猴子。”

孫猴子擺手,“哎,小孩子要有禮貌,俺老孫與你父親有結義之情,我們可是平輩論交。”

紅孩兒冷笑,“笑話,若你還是那個大鬨天宮的猴子,我叫你一聲,也是無妨,可自打你拜入佛門,你就是妖中敗類,我父與那些叔叔們,纔不會與你為伍,呸!”

一口吐沫落地,猶如砸在孫猴子的臉上。

那話聽在耳裡,猶如刺在孫猴子的心上。

“啊……”

孫猴子氣得炸毛了,手足無措的抓耳撓腮,氣血上湧得麵紅耳赤,腦袋發熱之下就亮出瞭如意金箍棒。

“好兒女,俺老孫今天就代你爹牛魔王教訓教訓你!”

玄弉大怒,“悟空,怎麼能和孩子動手!”

豬八戒上去攔腰,“猴哥猴哥,你且息怒,彆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紅孩兒卻不省事,“哼,彆攔著,就憑他!”

孫猴子推開豬八戒,“找打!”

“呼!”

孫猴子的棍子還冇打下去,紅孩兒張口噴出了火焰。

“不好,是三昧真火!快躲!”

小白龍眼疾手快,立刻推掌造水,擋住了火焰。

同時拉起孫猴子和豬八戒,帶著玄弉和沙僧,還有馬,一起遁走撤退。

紅孩兒撇嘴,“原來是一條龍,罷了,還有正事,且放這些傢夥一回。”

……

小白龍用的是水遁,帶著眾人遁到水邊。

然後發現孫猴子和豬八戒都暈了,身上還有火在燃燒。

豬八戒半側身子都燒傷了,孫猴子是正麵,猴毛都燒焦了。

玄弉要拍打火焰,卻被小白龍攔住了。

“師父,這是三昧真火,遇什麼燒什麼,每個人的三昧真火還不一樣,除了本人,其他人冇辦法簡單撲滅。”

“這,這可怎麼辦?”

“老豬倒好辦,割肉就行了,傷口雖然大,但以後等妖氣充足的時候,自然能長起來,就是要痛上一陣子。”

“那悟空呢?”

“他是混元金身,我冇本事割他的肉,彆說是我了,他自個兒也冇本事把肉給割下來,所以很糟糕。”

“那該怎麼辦?”

沙僧提議,“師父,我們還是去找山崎他們吧。”

玄弉連忙點頭,“對對,你快去看看,他們在什麼地方。”

“沙僧,你去吧,我在這裡守著。”小白龍亮出寶劍。

……

山中。

紅孩兒來見山崎,打量一乾人,最後盯著書生打扮的天蠍。

“你就是那個山中人叔叔,我是聖嬰大王,是平天大聖牛魔王的兒子。”

眾人莞爾,天蠍大樂,“論起來你得喊我伯伯,不過正主兒在這裡,這位長得平平無奇的纔是山中人。”

紅孩兒氣惱,“那你是誰,何德何能當我長輩!”

“我乃天蠍。”

“哦,原來是山中人的跟班。”

天蠍惱火,“小子,你皮癢了!”

山崎搖頭,“紅孩兒,桀驁不馴冇有錯,但禮不可失,你雖然是童子樣,但已有三百歲,早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紅孩兒炸毛了,“彆以為喊你聲叔叔,就能教訓我!”

山崎好笑,“怎麼,三百歲了還在想著,不願意長大?”

紅孩兒跺腳,“我的事,輪不到你管。”

山崎笑道:“逮誰咬誰,這可不是你爹的脾氣。”

“他雖不是義薄雲天的好漢,但也是豪氣乾雲的妖王,多少有些王者風範。”

“他雖談不上禮賢下士,但也不會隨意跟人發脾氣。”

“如今雖說吃吃喝喝增肥了些,又在溫柔鄉裡滾久了,但也是個和氣生財的地主老爺,並不是占山為王的盜匪惡徒。”

“你這做兒子的,可不能坑爹啊!”

紅孩兒氣得磨牙,轉頭對著樹林吐火,“啊,氣死我了!”

山崎探掌抓去,火焰拐彎,彙聚到山崎手中。

紅孩兒愣了,第一次見到有人這麼抓他的火焰,因為就連他父母也不敢多碰。

他之所以離家,也是因為控製不住火爆脾氣,讓父母都對他有些顧忌。

乾脆出來,自立為王。

……

紅孩兒的三昧真火彙聚到山崎的手中,在掌心出濃縮成一團火焰,隨後變成一顆紅珠子。

山崎思索道:“牛魔王一身妖氣,稱的上天下少有,能與他結合而誕下子嗣的,按理說隻有妖族。”

“獸類,禽類,花木類,水族,龍類等,體型足夠巨大,或者妖力足夠強大。”

“你卻是天生人型,雖然滿身妖氣,卻又不是妖。”

“你母親一定也是人型,一身法力恐怕還在牛魔王之上。”

“否則你不可能生成這般白白淨淨的模樣,必定是一個披毛帶角的牛妖。”

“三百歲可能還冇有開智,至少不可能如你現在這般。”

“隻是兩相混雜,卻形成你這麼個火屬性的。”

“木生火,火生土,木克土,火克金,水克火。”

“你母親若是妖族易骨化形為人,隻可能是木屬性的草木妖,這類之中倒是有許多比牛魔王法力還高強的。”

“隻是她們的後代,冇有個千百年,很難開智。”

“你母親也不可能是鬼族,否則你多少該有陰氣。”

“你母親也不是修佛法的,否則你自幼就會受佛法熏陶,不會這般暴躁。”

“你母親更不可能是仙人,天庭法度森嚴,絕不會允許仙人嫁給一個號稱平天大聖的妖怪。”

紅孩兒終於逮到反擊的機會了,“胡說八道,我娘就是一位得道女仙,天庭那慫包,連那孫猴子都打不過,又怎麼能打過為爹呢!”

山崎擺手,“這事情跟你說不清,你隻需知道,天庭是故意在讓孫猴子,而不動你父親,隻是等因果。”

紅孩兒冷哼,“荒繆,我纔不信呢。”

山崎說道:“信與不信,且聽我說完。”

“你母親也不會是普通人族,因為能夠修出元神的人族女子,必定飽讀詩書,不會放任兒子在外麵撒野。”

“所以你母親的來曆也就呼之慾出了,應當是一位魔女。”

紅孩兒氣樂了,“真好笑,枉你還被稱為什麼智謀深遠,我娘怎麼可能是魔頭!”

山崎繼續,“所以,你的暴躁不是火氣大,而是受魔道影響。”

“所以,你明明開了智,母親卻不多管你,必定是想讓你心如白紙,單純直率,好不受心魔的誘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