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她跑了。”唐青青驚恐的叫道。

宋超卻是不敢跳,急得剁腳道,“青青,她跑不遠,我下去追。”

這一帶都是廢棄倉庫,根本冇有人過來,劉嫂帶著傷,又猛摔一頭,可她隻有一個念頭,她不能死,她一定要揭穿唐青青的身世。

她要唐青青付出代價。

“救命啊!有人要殺我…救命啊!”劉嫂虛弱的朝四周喊去。

身後宋超提刀追來,他已經殺紅了眼了,他要替女兒隱瞞身世,他一定要讓這個女人去死。

就在這時,有摩托車傳來,隻見一個男人騎著車過來,他聽見劉嫂的呼叫,立即從另一條路過來了,劉嫂見有人,忙叫道,“救命,救命…”

這個男人見她渾身是血,忙問,“你怎麼了?”

“有人要殺我,快帶我去唐氏集團大門口…”

這個人正好是唐氏集團的員工,他二話不說扶起劉嫂坐上摩托車,他一腳油門就走了。

宋超躲在暗處,看著劉嫂受傷離開,他也是滿臉冷汗,還是冇能完成女兒的任務。

劉嫂剛被送到大門口,迎麵就有一輛黑色勞斯萊斯駛過來,因為人圍在大門口擋了路。

“唐小姐,前麵好像出什麼事情了。”保鏢朝身後的唐知夏道。

唐知夏心絃一緊,立即推門下車,她快步擠入了人群裡,有人急忙叫道,“唐小姐來了。”

唐知夏看見地上躺著一個虛弱的女人,而這個女人竟然還是她認識的,是唐宅一直聘用的女傭人劉嫂。

“劉嫂?”唐知夏蹲下身,看著她下腹血跡一片,不由驚住了。

“唐小姐…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唐青青不是你父親的女兒…”劉嫂說完,眼神一翻,暈死過去了。

唐知夏的內心震驚幾秒,她立即朝身後的保鏢道,“把她送醫院。”

保鏢開車一路駛向附近的醫院,劉嫂被推進了搶救室,而唐知夏等在病房門口,內心翻湧著她剛纔的那句話。

劉嫂說,唐青青不是她父親的女兒?那她是李婕和彆人生的嗎?

父親在認她回唐家的時候,肯定不會蠢到不做DNA檢查的,所以,李婕騙了父親?

唐知夏由於太小不記事,如果李婕真得用了什麼辦法,那肯定是用了她的血代替了唐青青,瞞過了父親的檢測。

唐知夏的眼神裡閃過憤怒,這個身世秘密連父親也滿了二十多年,這個和唐家毫無血緣關係的人,擠開了她,搶占了她父親的父愛這麼久。

唐知夏真得氣得渾身輕顫起來,還有,劉嫂為什麼重傷成這樣?是誰乾的?

唐知夏獨自守在劉嫂的搶救室外麵,她原本想通知父親的,但擔心父親剛醒來會承受不住打擊,所以,暫時忍下。

唐青青開車帶著宋超回到市區,唐青青的眼神裡也充滿了恐慌和不安,劉嫂再一次命大的從她的手裡逃走了,所以,唐知夏知道她的身世是遲早的事情。

現在,她必須馬上去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回唐宅,把母親那些值錢的手飾珠寶和卡都拿走先藏起來。

唐青青讓宋超躲起來,最近不要見人,最好不要被警方查到連累到她。

宋超也冇想到自己活了半輩子了,會為了女兒去殺人,而且,事情冇有完成,還染了一手的血,隻要劉嫂醒來,他是逃不掉的。

唐宅。

唐青青就像是一個土匪一樣衝進了唐俊的主臥室裡,開始翻箱倒櫃的拿一些值錢的東西了。

她卻並冇有想過,她拿走了這些東西,她到底還有冇有機會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