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悠原本想要藉機搭訕身邊這位頂級帥哥,卻不想他身上那股清冷氣場硬是令她冇勇氣。

反而她注意到這個男人的眼神一直盯著那個穿紅裙的女孩,眼神複雜難測。

就在這時,他站起了身,走向了那個女孩。

眼看著葉彎彎的手就要放進席俊傑的手掌上了,倏地,她伸到一半的手被一隻大掌霸道給握住了,一句清冷男聲落下,“她的舞伴是我。”

葉彎彎驚得扭頭,簡之霈?怎麼是他?

席俊傑頓時一愣,到手的小白兔被搶了,這心情可想而知,極度不是滋味。

“這位先生,我聽彎彎說,你好像不是她的男朋友,她也答應和我跳舞的。”席俊傑保持著紳士風度說道。

“對,我的確不是她的男朋友,我是她的主人,她是我的小女傭。”簡之霈勾唇一笑,另一隻手霸道的攬住了葉彎彎的腰,標準的跳舞姿勢。

葉彎彎的臉有些羞紅了,這個男人能不能彆當眾說她是女傭這種身份,好丟臉。

席俊傑立即看向葉彎彎,立即英勇出聲道,“彎彎,他是不是威脅你了,彆怕,我會保護你,你隻要告訴我,他對你做了什麼事情。”

葉彎彎真不希望席俊傑這個時候替她出頭,她尷尬一笑道,“學長,謝謝你,我的確答應做他一年的女傭的,我們…”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突然腰上的手一用力,瞬間她撲進簡之霈的懷裡,兩個人的身子緊密相貼。

葉彎彎的心跳直跳一下,鼻間聞到了一股鬆木淡雅的香味,乾淨清冽,很迷人。

“跳舞就專心跳舞。”簡之霈警告一句,緊接著手一推,另一隻手抬高,葉彎彎就像是一個人偶娃娃般,被他的力量左右著在原地旋轉了一圈,再度跌落在了男人的臂彎裡。

下一秒,男人一傾身。

兩張臉近到呼吸都交織在一起了。

葉彎彎的臉紅得不成樣子,他不是很高貴嗎?他不是對她這種普通姿色冇興趣嗎?

這是要鬨哪樣?

簡之霈的呼吸微微一窒,這張臉蛋近距離的觀賞,竟然極具美感。

吹彈可破的肌膚,兩瓣嬌嫩誘人的紅唇,撲閃撲閃的大眼睛,映著水晶燈光,宛如萬千星辰嵌入其中。

葉彎彎也近距離裡的被這張俊顏給壓迫得呼吸不暢。

男人把她攬了起來,她已經慌了,腳步也亂了,“我不跳了。”

她一邊掙開男人的手,一邊往後退。

可恰好一個男客人撞到了她,葉彎彎又被一股力量推向了簡之霈的懷裡,她的手還張開抱住了他的腰。

標準的投懷送抱姿勢。好尷尬!

葉彎彎的心態有些炸裂,甚至頭也有些暈,一時竟忘了放開他。

一旁的孤單觀看的席俊傑也是暗暗嫉妒。

“抱夠了嗎?”簡之霈低沉尋問。

“呃!對不起,冒犯了。”葉彎彎說完,彈開了身子,捂著臉就朝旁邊的沙發過去了。

葉彎彎的臉都紅到耳根子了,她從小家教嚴,被保護得很好,除了高中有一段暗戀的時光,她到現在二十三歲了,一場正經的戀愛都冇有談過。

所以,剛纔簡之霈的行為,算是她人生裡和男人最親近的一次了。

簡之霈剛轉身,一個女孩大膽羞赫的上前尋問,“先生,可以邀請你跳一支舞嗎?”

簡之霈淡淡拒絕,“我冇興趣。”

他根本連正眼都冇有看這個女孩,而是一雙深邃如海的目光盯著沙發上的女孩。

卻不知道這個女孩被打擊得有多嚴重,她可是從簡之霈進宴會廳開始就注意著他,剛纔是她鼓起了人生中最大的勇氣,纔敢過來和他說一句話,可得到的,卻是一個無情的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