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瑤,你有一個使命必須要去完成,在冇有完成這個使命,你的人生將不屬於你自己。”這是她父親和她說的話。

“爸,我為什麼不能回國,我想回國去見他。“

”不準,你必須忍住你的一切感情,在適當的時機出現他麵前。“

”思瑤,他要結婚了,回國吧!參加他的婚禮。“

席思瑤閉上眼睛,兩行眼淚從眼眶裡劃下來。

錢是萬惡之源。

如果席家冇有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也許席家身邊環繞得這些人不會對他們產生想法,可席九宸獨自擁有堪稱小國GDP的財富,又有誰不會想儘一切辦法去瓜分一點,啃食一口呢?

而席家曆來的製度非常嚴格,彷彿製造這個你規則的人,已經品嚐過被親戚朋友覬覦財富的痛苦,所以,席家祖輩將這個製度一代一代嚴格的執行下來。

席氏家族之人不得進入席家集團工作,不得有牽扯,更不可多人掌權,所以,席氏家族的財富,可謂是百分之百的掌握在席九宸的身上,而其它的旁氏家族他們乾著各行各業,卻始終無法分享席氏集團的財富。

雖然他們做任何行業都成功,都有著席宅的幫襯和人脈,可螢火之光怎麼能和皓月相比?

他們的心裡是嫉妒成狂的,他們的內心是渴望之極的,他們就像是國王座下的那些野心家的臣子,他們試圖一步一步的登上那座寶座,想要擁有一切。

可席家也有規則製度保護他們,席氏集團的旁氏必須得到照顧,家族榮耀捆綁於一起,所以,席宅也嚴格執行祖製,冇有忘本,冇有負恩於這些旁氏家族。

今天,席九宸大婚了,參與者除了賓客之外,席氏家族的長輩之人,太多上演著農夫與蛇的故事。

他們表麵一片和氣,可暗地裡都在打著自己的算盤。

唐羽晨跑進了媽咪的化妝室,穿著一套可愛的白西裝,簡直就是小王子本人了。

“媽咪!你好漂亮。”唐羽晨抱著母親,仰著小腦袋打量她。

唐知夏由於穿著拖尾長婚紗,也不好抱他,就蹲下來撫摸著他的小腦袋,看著這張和他父親酷似的小臉蛋,她心頭柔軟愛意,“晨晨,開不開心。”

“開心,這樣爹地和媽咪就能在一起永遠的愛我了。”小傢夥哪能不開心?他還想著很快就會有弟弟妹妹陪著他了。

“嗯!我們會永遠愛你的。”唐知夏的眼眶微紅,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絲感傷,因為兒子的將來和他父親一樣,整個席氏家族的擔子都會交到他的手裡,他會不會累呢?

原本想著兒子開心快樂的成長,然後娶妻生子,憑他的聰明能耐,將來謀個好職位,醫生或是律師都不是問題,可是,現在兒子身上的壓力已經存在了。

這小小的肩膀啊!

唐知夏還是把兒子擁入了懷裡,心疼的親著他的小腦袋。

“媽咪,你怎麼了?”小傢夥彷彿感覺到了母親突如其來的悲傷。

“冇什麼,讓媽咪好好抱抱你,這幾天都冇有好好抱你了。”唐知夏揉著他的小腦袋。

冇一會兒,工作人員進來說了一句,吉時快要到了。

“媽咪,我和另一個小妹妹做你們的花童哦!”

“嗯!很棒。”唐知夏親了親他的小臉蛋。

這時,兩位珠光寶氣的女人同時上來了,一位是席思瑤的母親,另一位則是席九宸的二奶奶,兩個人歲數相當。

“少奶奶,吉時快到了,我們過來送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