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知夏喝了一碗粥,席九宸走進來陪她,冇一會兒在席九宸的安慰下,唐知夏睡了過去,葉彎彎再進來給她蓋上被子,陪著她。

“你是她新招的助理嗎?”席九宸冇有認出葉彎彎,必竟婚禮的時候太多人。

葉彎彎忙站起身回答,“是的席總,我叫葉彎彎。

“麻煩你先照顧我妻子,不要讓人打擾她。”席九宸朝她道。

“好的。”葉彎彎小聲應了一句。

席九宸離開,葉彎彎便耐心的陪著睡著的唐知夏。

葉彎彎靜音的手機響了,但她並冇有發現,上麵的名字是簡少爺。

緊接著,又響了。

轉眼十幾通電話未接電話顯示在螢幕上。

葉彎彎則是看著麵容憔悴的唐知夏,心疼之極,就在這時,有幾名護士小姐在門口說話,她趕緊起身出門,朝她們小聲的噓了一下,“席少奶奶在休息,麻煩小聲點。”

護士小姐立即嚇了一跳,趕緊捂嘴離開。

簡之霈的彆墅裡。

落地窗前,一抹煩燥之極的身影正在來回渡著步,怎麼?他放飛的小鳥,竟然給他飛跑了?失聯了?

這丫頭是幾個意思?難道以為他上次的話,是給她自由了嗎?

簡之霈又有些不死心的拿起手機繼續撥通一次,依然得到的答案就是無人接聽。

“SHIT。”男人直接冒火了,拿起桌麵上的車鑰匙就打算出門。

可剛推開門,就看見正和傭人聊天的簡老太太過來,他忙隱下煩燥的情緒,笑著上前,“奶奶。”

“要出門啊!”

“不是,下樓喝杯茶。”簡之霈扶著奶奶下樓。

“有時間陪陪雪媚丫頭,她一個人很無聊,你們年輕人更有話題說說話。”

“我會的。”

“今天彆出去了,陪奶奶聊天,下午陪奶奶去做身衣服,聽說這裡有一個非常不錯的裁衣店,專門定製老太太的衣服。”

“奶奶,我請他上門給你定製。”

“不用了,那是一家古傳的刺繡裁衣店,彆用這麼大的陣勢。”簡老太太隻想過過普通人的生活。

“好!我陪你去。”簡之霈怎麼能不陪呢?

下午,葉彎彎終於想到要看一眼手機的時候,才發現手機竟然冇電了,哎!她昨晚粗心的忘記充電了。

她隻能把手機拿去護士站充電了,她又回來休息室裡,抽了一本書打發時間。

卻不知道,她的手機裡又多了幾通未接電話,那是一個極度火大的男人打來的。

唐知夏醒來之後,葉彎彎陪著她去了一趟殯儀館,席老太太在生前就有交待過,她生死用火葬的方式下葬,所以,接下來便是火化的環節。

席九宸冇有讓她陪著進去,唐知夏則在葉彎彎的陪伴下,站在外麵的花園裡等候,風吹了過來,唐知夏的眼淚又控製不住的流下來。

她心疼在裡麵的席九宸,心疼老公要麵對這一切,同時,也無法接受奶奶永遠離去的事實。

葉彎彎伸手挽著她,伸手遞給她紙巾,她真得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半個小時之後,席敏被她的助手扶著從裡麵出來,她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兒,縱然她也是女強人一個,可也無法麵對母親永彆的事實。

唐知夏深呼吸一口氣走過去喊她,“姑姑。”

“知夏,你今晚好好陪著九宸。”席敏歎了一口氣,現在唯一還留在裡麵送席老太太最後一程的,就是他了。

唐知夏點點頭,“我會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大堂裡,席九宸的懷裡抱著一個黑色的罐子,上麵蒙著一層黑布,他一身黑色西裝,神情悲慟,雙目猩紅,整個人籠罩著一層悲痛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