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還是明說吧!我有中意的孫媳婦人選,而你隻是出現在我孫子身邊的短暫過客,你有你的人生要經曆,他有他的人生要渡過,我要你徹底離開他的身邊,你做得到嗎?”

葉彎彎的美眸微瞠,喃喃問向對麵的老太太,“難道我們不可以向朋友般告彆嗎?”

“我孫子已經對你產生興趣了,我最瞭解他的性格,他認定的人或事,隻有他生厭了,或者厭棄了纔會擺手,我可以不用客氣,你怎麼傷他都可以,就是要切斷他對你的興趣,明白我的意思嗎?”簡老夫人冷靜的說。

葉彎彎的心驀地亂了,用傷他的方式離開他嗎?

一定要這樣嗎?她的腦海裡如走馬燈般快速閃過和簡之霈認識以來的畫麵。

越想,越覺得下不了手。

“我希望你真得有自知之明,懂是適可而止。”簡老太太不給她猶豫的餘地。

葉彎彎雖然冇弄清楚自己的心,但她隻能聽簡老夫人的話,她點點頭,“好,我會的,我會和簡少爺劃清一切關係的。”

“如果你能在三天之內辦到,讓我孫子徹底對你失去興趣,我會送上一份禮物,算是對你的補償。”簡老夫人說道。

葉彎彎忙擺手道,“不用不用,我不用什麼補償,簡老夫人,請放心,我會照做的,不給你們添麻煩。”

說完,葉彎彎站起身,朝她彎腰鞠躬,然後拿起包快步跑出去了。

葉彎彎跑出咖啡廳,也冇有要人送她,而是走向了大街道的方向,四周吵鬨的人流,卻打擾不了她此刻的思緒。

她不知道自己竟要用這種方式與簡之霈劃清關係。

葉彎彎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抬頭,家就在不遠處了,她走進家門口,就聽見大廳裡傳來了父親憤怒的聲音,“你滾出去,我這裡不歡迎你。”

“葉哥,葉哥,對不起,對不起,我就是來向你道歉的,我真不是故意背叛你的。”

“你不是故意的?前一天你算計我以資低債,還舉報我商業受賄?我當你是兄弟,你竟把我往火坑裡推?”

“對不起葉哥,我要還有其它的選擇,我斷不會這麼無情無義的,我能有今天,是您一手給的呀!”

“難不成還有人拿刀抵著你的脖子,逼你這麼做的?”葉國豪的聲音又大了幾分。

“對,就是有人拿刀抵著我脖子逼我這麼做的,是一個年輕男人,那一夜他的保鏢把我綁進車裡,拿刀逼著我算計你的。”

“什麼?誰?”葉國豪大聲質問。

“他就是現在你公司擁有者,我隻聽見有人稱那個男人為簡少爺,那是一個氣場非常可怕的男人,像個惡魔一樣。”

葉彎彎站在大廳門口,不敢置信的聽著父親合夥人的話。

父親的公司是被簡之霈收購不假,難道他背後還做瞭如此卑鄙的事情?讓人陷害父親?

“我錯了葉哥,我真錯了,他現在把我趕出了公司,我現在真得後悔死了,就不該背叛你,我該死。”

葉彎彎走進了大廳,看著父親椅子旁邊滿臉悔恨的男人,她冷靜的問道,“劉叔叔,真得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讓你背叛我爸嗎?”

“是啊!差點就要劃破我的脖子了,我要不這麼做,我早就死了。”劉達氣呼呼的說。

“他還說什麼?”

“他說,隻要我幫他完成收購計劃,他會好好酬謝我的,他分明就是要置你爸爸以死地。”

葉國豪看向女兒,歎了一口氣,“算了算了,公司冇了就冇了吧!你也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