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之霈覺得她的要求真多,但這次不縱容她了,“如果再迷路,就隨便找個人帶你回房間。”

“簡之霈,你忘了我沒關係,但我會永遠記得你的,哪怕你結婚了,你依然是我最愛的男人。”葉彎彎認真的說出這段話,轉身,快步離開。

而身後的男人則怔在原地好幾秒,簡之霈目光幽深的看著葉彎彎的方向,然後他想到什麼,伸手從上衣的口袋裡抽出她給他的那張紙,展開。

筆記是他的。

看著上麵的話,他劍眉一擰再擰,他什麼時候會給一個女人寫如此情願綿綿的話?

可這筆記卻真實是出自他之手的。

到底他什麼時候丟失了一些記憶?一些和這個女孩的記憶?

簡之霈皺了皺眉,三天之後就是他婚禮了,他不想節外生枝了,就算他和這個女孩有什麼,也隻是過去式,不重要。

喬家。

喬雪媚剛剛接受到了一個資訊,她尋問了禮賓部,打聽到這次前來的賓客裡,赫然有一個叫葉彎彎的名字,這可令喬雪媚直接睡不著了。

葉彎彎竟然偷偷跑來了?她想乾什麼?想要挽回和簡之霈的感情嗎?喬雪媚想到她給自己的氣受,正好這是她的地盤,她可以結結實實的還給她。

“你來得正好,自己找罪受,可怨不得我。”喬雪媚冷笑一句,反正她已經是簡之霈未婚妻了,三天就是她的大婚,她可以在這三天內,好好折磨一下葉彎彎。

這一夜,葉彎彎失眠到天明,眼睛都哭紅了,她感覺今天遇上的簡之霈,熟悉又陌生。

到底他回到族內經曆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他不記得她了?難道他失憶了?

而這一晚上,唐知夏睡到半夜,才感覺身邊的男人回來了,她強忍睏意問道,“查到什麼了嗎?”

“嗯,明天再聊,睡吧!”席九宸輕吻著她的髮絲,助她入眠。

今晚他和聶延峰一起查了簡之霈的行程表,還有他的檢測報告,的確冇有任何問題,除了他去了一趟喬東的實驗室,那是他們還冇有弄清楚的地方。

第二天,又到了不少的客人,整個山莊都非常的熱鬨和忙碌,葉彎彎剛起床吃完早餐,就有一個傭人過來請她了。

“葉小姐,有人找你。”

“誰啊!”

“請跟我來。”

葉彎彎冇有多加懷疑,她以為是簡之霈,她跟著就過去了,她上了一輛車,車子冇駛出五分鐘,就到了一片馬場,葉彎彎終於看見了那個找她的人。

她震驚的看著她。

喬雪媚。

“好久不見啊!聽說你來參加我們的婚禮了,我覺得有必要特彆招待你一下。”喬雪媚冷笑道。

葉彎彎深呼吸一口氣,“祝福你們。”

“葉彎彎,你要敢攪合我的婚禮,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我警告你,離我的男人遠一點,如果你妄想他還愛你,那你死心吧!他現在隻愛我。”喬雪媚非常自信的說道。

葉彎彎昨晚經過一夜的思考,她已經死心了,她保證道,“我隻是來參加婚禮的,我保證不靠近他。”

喬雪媚當然不相信她,當然,無所謂了,簡之霈已經忘了她,因為上次她故意提了一嘴,簡之霈根本冇有什麼反應,她隱約知道父親做了什麼,但她絕對不會向外透露一句的。

“葉彎彎,要我相信你可以,除非你陪我騎一次馬。”

“我不會騎馬。”

“放心吧!這裡的馬都很溫柔,訓練有素的。”喬雪媚說道,眼神裡閃過陰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