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琦在這裡雖然才一天,但也感受到了這裡的純樸氣息,彷彿這裡冇有勾心鬥角的事情發生,隻有滿目的真誠和利他之心。

安琦發現,她真得好喜歡這種生活環境,太放鬆了。

吃完飯的安琦,看著書眼皮就打架了,直到她把書蓋在臉上,整個人不知不覺就進入了夢鄉之中,睡著了。

晚上九點半,聶延鋒推門進來,他以為這個女人會自覺的離開他的房間,回她的房間休息了,冇想到,她不但冇有走,還在他的沙發上睡著了。

聶延鋒突然發現女人真是麻煩,他走到沙發旁,伸手拿開了蓋在安琦臉上的書。

水晶燈光下,不期然的一張明玉生珠般的臉映入他的眼簾,如絲綢般的長髮淩亂在她腦後,這張臉,精緻中透著貴氣,飽滿而乾淨。

聶延鋒的眸光微微縮了幾分,第一次如此安靜的端詳打量著一個女孩,也第一次欣賞到一個女人的美,像一副生動的畫卷展開在他的眼裡,任由他觀賞。

被書蓋著睡覺的女孩,臉頰染著淡淡的緋紅,薄若蟬羽的眼簾下,是一排濃密又捲翹的睫毛,翹挺的鼻尖處聚著一絲光暈,櫻紅的唇自然的微張。

聶延鋒看著看著,倏地感覺呼吸有些滯殆,身軀莫名繃緊,特彆是盯著這張櫻紅的小嘴,他有一種莫名的衝動。

聶延鋒猛地站起了身,轉身離開了房間,好像那個睡著的女孩像是洪水猛獸似的攻擊他的心臟似的。

關門聲,倒是把安琦給吵醒了,她掀了掀眉,睜開眼睛,她不由懊惱的坐起身。

她怎麼在聶延鋒的房間裡睡著了呢!一看時間,都快十點了,他還冇有回來。

安琦下了沙發,發現自己的腳已經好多了,冇有那麼疼了,她不由一拐一拐的出了他的房門,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籃球場上,一道正在渾汗如雨的身影,聶延鋒獨自在打球,他比平時都更用力的投球,並且不讓自己停下來,連續投了好幾個準確的三分球,這倒讓他的手下給發現了。

“老大,你怎麼還不去睡覺啊!”阿鬆跑過來問。

“睡不著。”聶延鋒繼續一個準確的投籃,姿勢非常標準帥氣。

“我陪你玩兩局。”阿鬆立即加入了隊伍,陪他打一場球。

這一夜,安琦倒是睡得很沉,因為這裡的人,這裡的環境,以及她心裡的平靜。

接下來的三天,安琦發現了一件事情,她看不到聶延鋒了,無論是在飯堂,還是在操場上,或是在他的房間裡,因為他的房間冇有鎖,她可以自由進出,但就不見他的人。

終於,安琦在遇見小四的時候,直接就尋問了,“小四,聶隊長呢?”

“隊長有事要離開幾天。”

“他什麼時候回來?”

“他冇說。”

安琦的內心有些氣惱,他離開這件事情,竟然和她招呼也不打嗎?

安琦的生活開始少了一些樂趣了,聶延鋒不在,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她每天會捧著一本書去飯堂坐著看書,一看就是一下午。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一個星期了,安琦也漸漸習慣了聶延鋒不在的生活,隻是每天會忍不住想一遍,他什麼時候回來?

終於,在一個傍晚的下午,她的腳也好了,可以四處走動了,然後,她正在一處花壇上看書,聽見了直升機的聲音,她不由抬起頭,隻見帥氣的一架直升飛機從她的頭頂上飛過,飛向了操場那邊。

是他嗎?安琦的眼神一喜,趕緊抱著書就往操場的方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