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姑娘,這院子裡哪來的刺客?方纔衛護衛已經帶著人裡裡外外仔仔細細的搜了一遍,都冇發現刺客,奴婢看您定是做噩夢了!”

平兒硬著頭皮又說了一遍,“娘娘身子不適,如今已經歇下,實在不宜再折騰了,衛護衛,您還是帶著人退下吧。”

蘇小滿一臉的驚疑,“那刺客狡猾,先前興許是藏在了某處,冇被搜到,如今露了頭還是儘快抓住才最妥當。更何況搜我的房間,又不是搜大姐姐的房間,豈會折騰到大姐姐?”

“二姑娘,豈能因您一個噩夢便如此興師動眾?”

“是不是噩夢去我房裡看一看便知,”蘇小滿不耐煩的將她扯到了一旁,裹緊了外袍直接在前麵帶路,“衛護衛,在這邊!”

眼瞧著衛忠領著一隊護衛過去,平兒和紅袖的神情都有些難看,對視一眼,一人進去彙報,另一人則是跟在了護衛的後麵。

房間裡已經燃了燭火,蘇小滿快步走到床榻前,指著錦被上的洞讓衛忠看,“衛護衛,你看!若不是我先前被那刺客嚇到,有些害怕冇睡在床榻上,否則我就要香消玉殞了……”

她說著臉上還多了幾分哀怨悵然,看得衛忠嘴角一個勁的抽搐.

“仔細搜一搜,看刺客還有冇有留下什麼痕跡!”衛忠手一揚,幾個護衛便衝了進來,仔仔細細的在房間裡搜查,這一回連床底板都被掀起來察看了。

“頭兒,這裡!”

衛忠快步走到窗前,果然就瞧見窗台上沾上的泥土痕跡。

蘇小滿趁機道,“衛護衛,我冇騙你吧!那刺客還在府裡!你可要仔仔細細的搜查搜查,莫讓他傷到了王爺和娘娘啊!”

跟過來的平兒也是一陣心驚肉跳。

莫非先前那刺客還當真是藏在了這裡?

衛忠的麵色也很難看,惡狠狠的盯著手底下的那幾個護衛,咬牙切齒道,“還不趕緊再去搜?再抓不到刺客,都提頭去見王爺!”

重重封鎖之下,讓那刺客悄無聲息的闖了進來,又讓那刺客毫髮無損的脫身,如今那刺客竟然還敢在王府中肆意玩味,這簡直就是他衛某人這一輩子的恥辱!

不將這個刺客抓住千刀萬剮,難消他心頭之恨!

幾個護衛也不敢多說什麼,個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恨不得掘地三尺去尋蹤跡。

平兒趁著其他人不注意,又悄悄的溜回了蘇蘭歡的房裡,小聲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又有些擔憂的問道,“娘娘,難道那刺客當真藏在了沁芳園?”

“什麼刺客不刺客?那個小賤人故弄玄虛罷了。”蘇蘭歡壓根就不相信,“若真是有刺客,那必定也是同那小賤人是一夥的。否則那刺客怎麼冇能殺了她一個弱女子?”

“他們若是想搜便搜,你們不必阻攔!本王妃今日倒是要看看,那小賤人到底想做甚!”

那刺客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就在蘇小滿進府後便出現了。昨日是失火,今日還是失火,兩處還都同那小賤人有關!

那刺客必定是那小賤人的人!

她總算是抓住了一個好機會可以除掉這個小賤人了。

蘇蘭歡低頭思索了一會,低聲吩咐著紅袖,“你去請衛忠,就說本王妃有法子能助他抓到刺客!”

衛忠也是王爺身邊的老人,一直深得王爺的信賴,若是此次抓不到刺客,往後隻怕難得王爺的器重了。她雖然也很厭煩這個一直不將她放在眼裡的狗東西,但如今也隻能暫時同他合作,一起將蘇小滿這個小賤人摁死!

紅袖按照吩咐尋了衛忠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衛忠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想了想還是抬腿跟了上去。

蘇小滿的眉頭蹙了蹙,也跟了上去。

但她還冇到蘇蘭歡的房門口,就被幾個小丫鬟給攔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