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見輕輕摸著小腹,在心裡祈禱,身體一動都不敢動的坐在駕駛位上,想給寶寶一個緩解的時間。

外麵武器的悶響很快安靜下來,她從後視鏡瞧著,那幾輛大眾車被打的退到了田地裡,全部四散逃跑,佟思雋率先走回來,跑到白月見麵前笑顏如花。

“嗨,嫂子,這回你該記住我了吧,我可是救你一命呢!”

“胡說八道什麼,你明明是幫我的忙,少在我老婆這裡討人情。”

宮墨琛提起佟思雋的脖領往那邊一扔,麵無表情的衝他揮了揮手。

“喂喂喂,二哥你不能這樣見色忘義,好歹我剛纔也是豁出命去保護你們的,跟嫂子說幾句話怎麼啦!”佟思雋氣的在原地吱哩哇啦亂叫,那頭粉毛飄來飄去的,相當搞笑。

時坤在這時麵無表情的路過,伸手挽住佟思雋的胳膊,把他拉回了那邊的車。

“我知道你不喜歡人多,所以讓他們先走,我陪你去孤兒院。”

宮墨琛打開後車門把武器扔進去,拍了拍手上的灰塵。

白月見轉回頭,看向他的眼睛裡有些慌亂。

“不用擔心,我也是有點防禦功夫在身上的,雖然可能不如你那麼厲害,但也足夠保護我們安全回家,之前你不是見識過嘛。”

宮墨琛以為白月見是不信任他可以保護她,耐心地解釋道。

白月見點點頭,抿了抿唇閉上眼睛。

她知道宮墨琛的身手,保護他們倆確實不成問題,但她現在擔心的,不是他們兩個的安危,而是肚子裡這個脆弱的小生命。

但她不能說,畢竟如果有孩子牽扯,她和宮墨琛就會藕斷絲連,再也說不清楚了。

要跟一個騙過她的人共度餘生嗎?白月見仰頭看著蔚藍的天空,想起媽媽臨走時趴在她耳邊說的話:

“如果一個男人騙你,馬上離開他,因為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你永遠將在謊言中生活,就會落到我這樣的下場。”

她不要活成和媽媽一樣悲慘,所以欺騙過她的男人。

孩子的事情,一定要隱瞞下來。

“你如果累的話就到後麵去歇一會兒,我來開車,起孤兒院的路線我已經查好了,保證在天黑之前可以到達。”

宮墨琛看白月見的臉色有些泛白,眉眼之中儘是疲憊的神色,有些心疼的想摸摸她的臉。

但是手伸到一半卻又停滯,最後拖著指尖緩緩落下來。

算了吧,她好不容易同意自己一起去孤兒院,如果他得寸進尺被轟走怎麼辦?她現在這個樣子他真的好擔心,還是安安分分的留在她身旁,感情的事以後再說。

“好吧,我確實有點累了。”

白月見輕輕地抬腿,一點一點感受著小腹的動靜,緩緩下車去,然後爬到後座慢慢坐下來。

她好後悔今天開了這麼高的一輛車,跳上跳下都有危險。

宮墨琛從後視鏡裡看著她謹小細微的動作,有點懷疑,她向來大大咧咧,從不是這樣扭扭捏捏的模樣。

“你受傷了嗎?為什麼我看著你臉色不太好。”

“冇事,女人每個月都會有這麼幾天,有時確實會虛弱一點。”

白月見此時此刻突然有點感謝自己有大姨媽這種東西了,這個時候拿去做擋箭牌,簡直不要太好用。

“哦,那你多喝熱水。”宮墨琛除了白月見外冇有女人,聽到這個話題臉頓時就紅了,開口便是渣男語錄。

“冇有熱水。”

白月見真不知道,宮墨琛究竟是怎麼做到出淤泥而不染的。

這些年圍在他身邊的名媛,冇有一百也有八十,各種騷話應該耳濡目染,他怎麼聽個大姨媽還臉紅呢?

快三十歲的人了,像個大男孩一樣還臉紅,不會又是裝的吧?

“前麵有商店,到時候我幫你去買一杯熱水,你不舒服的話先躺一會,我加速。”

宮墨琛從臉一直紅到了脖子根,就連耳朵都通紅的閃著光,從側麵看真是可愛極了。

白月見好笑的探過身子去,想要仔細看看他的神情。

這時,宮墨琛突然轉回頭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