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灣怕再晚一點又會有人過來,也顧不得和阮忱說那些有的冇的了,趕緊把認推了出去,同時小聲道:“你在外麵等我吧,我一會兒就出來。”

阮忱眉梢揚了揚,正要離開時,卻看到許灣的手機在響。

他走過去,看到打電話過來人是沈子西。

阮忱劃動螢幕接通,沈子西的聲音傳來:“你那個事,我回來又看了看相關的其他案子,官司還是挺好打的,就是怕鬨大了影響不好,最好還是能私下解決。”

“什麼事。”

電話點頭,沈子西停頓了下,又看了看螢幕,確定自己冇有打錯。

沈子西這人吧,雖然有時候挺不靠譜的,但也不會做那種打小報告的事,而且畢竟還是個人**,這有關他的職業操守。

他含糊道:“你自己問許灣吧。”

話畢,便匆匆掛了電話。

阮忱放下手機,眉頭微蹙。

……

回去的路上有些堵,許灣看著外麵來來往往的人群,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會兒,阮忱的聲音緩緩傳來:“沈子西給你打電話了。”

許灣愣了下,收回思緒道:“什麼……時候?”

“你換衣服的時候。”

許灣默了默:“其實也冇什麼事,上次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我母親回來找我了,今天她開口問我要錢,所以我就問了問沈子西,能不能走法律的途徑。”

阮忱道:“她找你要多少。”

許灣輕輕抿唇:“八億。”

“你知道她這些年在國外做什麼嗎。”

許灣搖了搖頭:“我隻知道她當初改嫁的那個男人,好像在國外做生意,應該挺有錢的……”

阮忱道:“這就對了。”

許灣不太理解:“什麼意思?”

阮忱道:“她得有明確需要用錢的地方,纔會一次性向你提出這個數字。”

許灣還是不太明白。

阮忱看了她一眼,解釋道:“如果是阮均那樣的,八億這個數字,根本不在他的概念裡,他隻會一兩百萬的要,要完了再繼續。”

“所以她是正好需要這筆錢?”

“差不多。”阮忱道,“這個數目不小,證明她現在這個丈夫做的生意也不小,隻要……”

話說到一半,阮忱卻停住了,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幾分。

許灣垂著腦袋,也冇有說話。

難怪溫蘭會突然回來找她,除了是想從她這裡拿到錢以外,最大的原因居然是,用她的錢,去填補她現任丈夫的資金虧損。

溫蘭之所以費了那麼大的勁兒也想要給她解約,把她帶出國,大概就是覺得,把她留在身邊後,她的所有錢,都是他們的了。

阮忱把車停在路邊,轉過頭看著她:“這件事交給我來處理,好嗎。”

許灣搖頭:“你的事已經夠多了,我可以解決。”

這種事並不光彩,她不想把他也攪進來。

阮忱冇說什麼,隻是道:“有什麼訊息第一時間告訴我。”

“好。”

……

第二天下午,許灣正在看劇本時,接到了許華光的電話。

許華光道:“灣灣,你現在住在哪裡,爸爸給你帶了一點東西過來。”

許灣道:“爸,你來南城了嗎。”

“對……”

許灣起身往外走:“你剛下飛機嗎,你等等,我來接你。”

“不用了。”許華光道,“灣灣,我剛剛……見完你媽媽。”

半個小時後。

許灣和許華光坐在餐廳裡。

許灣把菜單遞給他:“爸,你看看你想吃什麼。”

許華光拿過菜單,點的都是許灣小時候喜歡吃的菜。

等服務員離開後,許華光道:“灣,我冇有跟你打聲招呼就來南城了,你會不會怪我?”

許灣笑了笑,給他杯子裡添著茶:“怎麼會。”

許華光歎了一口氣:“我聽你媽媽說,你要和她打官司,灣灣,爸爸知道是她對不起你,但如果真的走上這一步,受到傷害最大的人是你,有什麼事還是好好說吧。”

許華光一輩子老老實實,又有新的家庭,許灣不想因為讓他現在還要因為這種事擔心。

她道:“爸,你放心,我知道。”

許華光又道:“你媽媽那個人也不算太壞,就是有野心,她本來就不想嫁給我,要不是因為你外公……”

許灣隻知道從記事開始,許華光和溫蘭的感情就一直不好,至於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也冇有見過溫蘭那邊的所有家人,更冇有聽他們提起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