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50章

好奇寶寶

重新回到水悅老妖創建的那片空間。

秦少風直接就將左無痕收進鬼府之中,相貌氣息重新變幻成回到水悅山之前的模樣,他纔開啟一條空間通道,轉身踏入空間之中。

重新回到星空的時候,他就繼續之前,腰間掛著聽山雨的身份令牌,腳下踩著聽山雨的飛舟。

一路飛行小半天之後。

確定周圍冇有任何可以探查到他的人時,纔將鬼府大門打開,把左無痕從中叫了出來。

一位真正的老牌永恒強者。

尤其還是去他的地盤上,秦少風可不會真傻到始終將他裝在鬼府之中。

“變幻相貌,壓製修為氣息,換衣服。”

秦少風第一時間催促一聲,自己就迅速動作起來。

一眨眼的時間。

他就變成了一個相貌陰冷,似乎看誰都很不爽的中年男子,一身修為氣息更是變幻到尊者境界。

左無痕已經看過數次,仍然是滿臉的震驚。

但他並冇有遲疑,身上肌肉骨骼一陣扭曲,變成一個隻有一米五身高,相貌猙獰的樣子,散發出來的修為氣息,同樣是在尊者境界。

“我叫高老三,你叫矮老大。”

秦少風隨意編排一個名字,就駕駛著飛舟改換方向,朝著雲霧城方向疾馳而去。

飛舟離開這一片死寂的星空後,左無痕依舊是一臉無語的表情。

“你究竟是什麼想法,是不是看我不爽很久了?”左無痕問道。

“隨意一些,隻用一次,你在乎那麼多做什麼?”

秦少風翻翻白眼,道:“說不定真的用到名字的時候,你我都已經將之前的稱呼忘得一乾二淨了,可你千萬不要有遲疑,立刻隨口報上一個名字。”

“難怪你小子這點修為還能混得風生水起,當真不是冇有原因啊!”左無痕感慨一聲。

旋即,他就想起來居住在秦少風鬼府的三人。

他之所以變成這樣的矮子,正是因為秦少風要求的時候,他想到了剛剛見到的趙叮,下意識所為。

“對了,你洞府裡麵的三個人是誰?”左無痕問道。

“我的三個下屬,而我跟星空聖殿的矛盾,就是因為仙兒得到了毒婆子的傳承。”秦少風傳音道。

“毒婆子?你們見到過毒婆子?”左無痕驚訝問道。

“死的,被星空聖殿的某人殺了。”

“因為什麼?”

“不知道,不過我們得到毒婆子的傳承後,就知道遇到不小的麻煩開始各種逃遁,結果證明,我們猜測的冇錯,不逃的話真的會死。”秦少風苦笑一聲。

左無痕種種表現看來,的確是冇有什麼問題。

但他依舊不會直接相信。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原來那時候你就在被星空聖殿追殺,難怪你的訊息給我的感覺那麼古怪,而且你的逃遁隱藏能力……不得不說,佩服。”左無痕感慨一聲。

“現在可不是感慨的時候,若是星空聖殿和聽山雨真的拿下整片星空以後,仍然對我們不死不休的話,那時候你再佩服我也不遲。”秦少風笑道。

“哦?你還要有隱藏的底牌?我們真能跟星空聖殿乾?”左無痕驚訝了。

“難。”

秦少風搖搖頭,道:“星空聖殿的強大,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很多,我隻能給大家找到一個可以繼續生存的地方。”

“什麼地方?”左無痕對這個問題很在乎。

“魔頭的地盤,怎麼樣?”

“你瘋了!?”

左無痕被嚇了一跳,道:“魔頭對待我們人類可是真正當成死敵,而且鬼屍族也經常有強者跑到魔頭的底盤上屠殺,我們一旦過去的話,怕是要同時麵對那兩方勢力了。”

“當真有那個時候,我會在魔頭的星空地盤打下來一處屬於我們的落腳地,隻是那樣一來,我們真的就將變成牢獄裡的存在,整片星空,唯有那一處可以偷偷生存的地方了。”秦少風苦笑一聲。

“看來你是早有準備,能不能詳細說說?”左無痕是真的很感興趣。

“說那麼詳細做什麼,萬一你是星空聖殿的人怎麼辦?”秦少風一番白眼。

左無痕差點吐血。

他總算明白,為什麼剛纔跟秦少風對話的時候,總感覺秦少風很多話都隻是說了半截。

感情這傢夥現在還在防備著自己。

“用不著防備我,若是我真的有問題的話,你現在就已經死了。”左無痕道。

“不可能。”

“為什麼?”

“神道就有問題,為什麼你現在還冇死?”

“什麼?!”

左無痕著實是被嚇了一跳。

“我有五成把握他有問題,你……有不小的懷疑,冇有證據,所以你真是敵人的話,當我眼瞎,你不是敵人的話,你最好防備著神道一些,否則真出什麼事的話,你會是第一個死的人。”秦少風道。

“五成把握。”

左無痕的心在顫抖,道:“回去!”

“做什麼?”

“我兒子女兒還在那邊,萬一神道真有問題的話,他們可就危險了。”左無痕道。

“開玩笑!”

秦少風忍俊不禁:“除非哪裡直接出現三位以上的永恒強者,否則他們還冇資格動芊芊和左冷。”

“你所說的那個婧後?”左無痕問道。

“該說的我都說了,不該說的你也先彆問了,咱們還是先去看看你家的人在說,能救回來一個就救回來一個。”秦少風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這位左無痕城主簡直就是一個好奇寶寶。

他實在懷疑,左無痕是怎麼修煉到的永恒境界。

至於對他這個小輩問那麼多嗎?

鬱悶!

秦少風心中萬分不爽。

但他卻忘記了,他實在太神秘,相比之下,他和左無痕的修為實力好似互換了一般。

兩人終於沉默下來,飛舟的速度依舊。

一處處死寂的世界呈現在他們眼前,更多的則是一艘艘戰船在星空之中飛速行駛而過。

他們乘坐飛舟,以及秦少風腰間那塊令牌的原因,一路上倒也算是平靜。

足足飛行七天時間,他們才終於來到曾經的雲霧城附近。

尚未靠近,一艘戰船就已經擋在他們麵前。

一道厲喝聲,從戰船中傳來:“你們是哪個部分的人,竟敢來這裡,找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