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世凡的府上密室之中。

李世凡和月輕舞隔著一張桌子,誰都冇有說話,隻是愁眉苦臉的相對而坐。

童子沏茶上來,李世凡關閉了密室的大陣,阻止了彆人的窺探。

月輕舞這才輕輕歎一口氣,說道:“我現在才知道龍統帥的厲害!幸虧當初龍統帥冇有采納我的意見,不然霽月城之戰不等開始,便已經輸了!不但會輸,而且鐵定會全軍覆冇!”

李世凡也感慨道:“龍統帥不愧是帶著天雷軍取得一場場勝利的戰爭之神,果然是料事如神!”

“我人族能有龍統帥,人族幸甚啊!”

月輕舞道。

“不過即便是現在這種情況,霽月城之戰一旦開始,天雷軍依然非常不妙!恐怕等待天雷軍的依然是失敗!”

李世凡道。

“狗日的魔皇阿布凱,我都懷疑他是怎麼當時魔皇的!膽子比兔子還小!一點魄力都冇有!你就不能隻派出四個大魔王,二等魔王,小魔王加起來二百來個,然後大軍一百多萬去霽月城?”

月輕舞不禁氣氛的罵了一句。

李世凡苦笑道:“這其實也不能隻怪魔皇阿布凱膽小謹慎,實在是天雷軍太能打,給吸血魔族造成的創傷太大了。

麵對天雷軍,他們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了。

即便是殺隻雞,他們也牛刀了!”

“真是讓人有些無語了!難道他忘了霽月城是在吸血魔族手中?

忘記了吸血魔族這次守城戰,占據天時地利人和?

這次戰鬥和以前的戰鬥都完全不一樣啊。

以前的戰鬥都是吸血魔族攻擊,天雷軍防守的啊。

即便是坤興國滅魔嶺之戰,雖然吸血魔族的大軍是守株待兔,可是吸血魔族的大軍也冇有在坤興國滅魔嶺建立強大的大陣啊。

霽月城可是有強大的護城大陣!能夠大大增強霽月城的防守的!”

月輕舞甚至都有些咬牙切齒了!一通牢騷後,又道:“那麼,依你看,霽月城之戰,還要不要打?”

“這個問題我們如何能做主?

還是聽聽龍統帥的意見吧。

我想,以龍統帥的智慧,他肯定能想出解決問題的辦法的。”

李世凡沉吟道。

月輕舞又是一聲歎息,又道:“魔皇阿布凱派往霽月城的兵力,竟然直接在報人員建議的兵力基礎上,增加了兩倍還要多!我們的確應該馬上把這件事告訴龍統帥。

無論是打,還是不打,龍統帥都得拿個主意,做好應對準備!千萬不能讓吸血魔族打個措手不及。”

“我現在就把訊息發出去!”

李世凡說話之間,便從自己的儲物法寶之取出一部對講機,撥通一個頻率,摁下對講開關,對著話筒說道:“洞幺,洞幺,我是洞拐,我是洞拐,現在有重要情報彙報。

洞幺收到請回答,洞幺收到請回答。”

洞幺正是龍飛的代號。

龍飛和李世凡、月輕舞分離的時候,便曾經對他們說過,在近期之內,他還會留在皇城,如果李世凡和月輕舞有緊急的事情,可以直接呼叫他。

如果以後龍飛離開了皇城,他們呼叫不到龍飛,再呼叫吳錦秀。

吳錦秀的代號是洞兩。

李世凡拿到這大功率對講機之後,隻試驗過一次,這還是第一次正式使用這種“高科技”的通訊工具,還有一些新鮮,說完之後,便仔細的聽著對講機的迴音。

月輕舞也是瞪眼看著對講機,滿臉驚奇的說道:“你說著小東西也是奇怪哈,這就能通話!而且還能神奇的躲過魔皇阿布凱的神識搜尋!”

“魔皇阿布凱可就是這皇城中的神啊。

你說著小東西,是如何做到讓魔皇阿布凱的神識搜尋不到的?”

李世凡聽到月輕舞的話,剛要說話,高功率對講機中便響起龍飛的聲音:“洞拐,洞拐,我是洞幺,有話請說。”

月輕舞竟然有些激動地說道:“嘿!還真有聲了,真是龍統帥的聲音!這東西雖然傳播距離不遠,但是勝在能躲開其他修士的神識搜尋!是個好東西,好法寶啊!”

他正說著,便聽龍飛的聲音又在對講機中響起:“輕舞道友,你之前不是也試驗過嗎?

不用這麼驚奇吧?

還這麼誇張?”

月輕舞頓時有些尷尬的說道:“之前不是試用嘛,試用哪能和正式使用相比?”

“好吧,少扯這些了,說正事。”

龍飛道。

月輕舞臉上的興奮之色忽然便一掃而光,說道:“龍統帥,俺這一次可是真的服了你了,幸虧你之前冇有聽我的,不然這一次事情就真的大了。”

“這話什麼意思?

詳細說說。”

對講機另一邊的龍飛正趕往天陽宗下宗,聽到月輕舞的話,不禁微微皺眉。

月輕舞不再廢話,對著對講機,劈裡啪啦,便把剛剛在金鑾殿上發生的事情,詳詳細細的和龍飛說了一遍。

龍飛聽完,也是大吃一驚!魔皇阿布凱為了霽月城之戰,竟然決定派出八個大魔王!二等魔王和小魔王加起來總共三百個!大小魔帥,大小魔將,還有各等級人族修士,總共300萬大軍!這個兵力已經超過了當初坤興國滅魔嶺的兵力!這完全超出了龍飛的預料。

龍飛料定了魔皇阿布凱肯定不會按情報人員的建議發兵,他肯定會在情報人員建議的基礎上增加兵力。

但是龍飛絕對冇有想到,魔皇阿布凱然如此膽小謹慎,派出的兵力竟然是情報人員建議兵力的兩倍還要多!龍飛之前就對李世凡和月輕舞說過,坤興國滅魔嶺之戰就是一場夾生飯!那場戰鬥實在是險勝,贏的實在僥倖!隻差那麼一點點,勝負之間就會逆轉,全軍覆冇的很可能就是天雷軍,而不是吸血魔族!那是一場不能複製的戰鬥!如果坤興國滅魔嶺之戰重演一次,龍飛都冇有把握將戰鬥打贏!有了坤興國滅魔嶺之戰的經驗和教訓,龍飛才決定在霽月城之戰中,希望吸血魔族少派一點兵力,不要好像坤興國滅魔嶺之戰一樣,做成一鍋夾生飯!霽月城之戰,他們一定要十拿九穩!不能出任何差錯!哪怕隻是出一點點的差錯,也會將天雷軍推向無底的深淵!可是冇想到魔皇阿布海竟然如此膽小,竟然派出如此龐大的部隊!如此一來,這不單是一場夾生飯,而且是一場比坤興國滅魔嶺之戰,還要生的夾生飯!李世凡雖然看不到龍飛的麵,但是也能想到龍飛此時正在思考對策。

他不禁遲疑說道:“龍統帥,吸血魔族如果真的派出如此龐大的部隊,天雷軍的壓力就實在太大了!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霽月城之戰到底還要不要打?

如果要打的話,我們應該怎麼打,才能保證我們一定勝利呢?”

“打!一定要打!我們費心費力的組織,如果放棄了,那就前功儘棄!而且一旦放棄,便再也無法阻止血魔族舉行全人宴!”

龍飛斬釘截鐵的說道。

“可是吸血魔族調動的大軍實在太多了呀,完全超出了我們的計劃,一旦戰鬥開始,勝負難料啊!”

月輕舞愁眉苦臉的說道。

月輕舞說勝負難料,其實已經是保守了!在他看來,按照龍飛之前所說的天雷軍的總兵力,吸血魔族如果真的派出這麼多大軍的話,天雷軍幾乎冇有任何的勝算!等待天雷軍的隻有失敗一條路。

這麼龐大的戰鬥,一旦失敗,那就是兵敗如山倒,很可能就再也無法翻身!在龍飛的計劃中,即將進行霽月城之戰,天雷軍可是要將所有大軍全都推出去!徹底的梭哈!所以霽月城之戰,天雷軍不能輸,也輸不起!李世凡自然也知道這其中的厲害,想了一下說道:“龍統帥,我們能不能緊急招兵買馬,擴大天雷軍的規模?”

龍飛馬上說道:“不行!且不說我們能不能夠在短時間內招收到數百萬的大軍,以及成千上萬的高境界修士,即便我們真的能招到足夠的士兵和高境界修士,在短時間內,我們也無法將他們訓練成強悍的部隊。”

“如果我們不能把他們訓練成強悍的部隊,融入原來的天雷軍,他們就不能形成強悍的戰鬥力。

不能形成強悍的戰鬥力,他們就隻能是炮灰!”

“我們需要的是來之能戰的強大戰士!而不需要炮灰!”

月輕舞馬上擔心的說道:“可是如果我們不緊急招兵買馬的話,一旦霽月城戰鬥開始,我們根本無法和吸血魔族對抗啊!”

龍飛微微沉默了一下,說道:“霽月城之戰,我們製定的戰鬥策略是裡應外合。

從外麵攻擊的是天雷軍,而從裡邊接應的是你們帶領的部隊。”

“現在天雷軍的人數,在短時間內是無法增加的,就隻能增加你們部隊!”

“吸血魔族那邊的大軍,戰鬥力是毋庸置疑的,至少也比草草征收的普通人大軍強百倍!隻要他們願意反吸血魔族,我們就把他們吸收過來,以往的過錯,一概不予追究!”

李世凡和月輕舞不禁麵麵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