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掃了老爺子跟白書易一眼,俯身問葉紫夏,“想怎麼吃?烤的,煎的,蒸的,炸的,還是煲湯?”

葉紫夏笑了笑,看向老爺子,“還是問爸吧!”

老爺子聽到哈哈大笑,好不容易掉到一條大魚,可開心了。

“小夏,你喜歡吃什麼口味的就按照你的口味來做!”

葉紫夏看了看他們,見老爺子真的無所謂,她又看了一眼那條肥魚。

“魚頭做剁椒吧,魚腩蒸,其他魚身炸的?”

老爺子含笑點點頭,支援這個做法,“還是你想的周到,這魚夠大,完全可以這麼做!”

“嫂子,你剛纔是不是已經想好了怎麼做這條魚了啊?”白書易朝著她豎起大拇指。

葉紫夏笑了笑,應道:“隻是有點想吃重口味點!”

“你吃那麼辣,可以嗎?”顧南臣睨著她,那剁椒魚頭可是又辣又鹹。

“很久冇吃過了,今天就嚐嚐吧!”葉紫夏瞅著他,勸道:“就算我不能吃,其他人也可以吃啊!”

“我覺得嫂子這樣安排挺好的,三哥你不能吃,也不能阻止我們不能吃啊!”白書易跟葉紫夏站一邊,光是想想就口水流了。

“就是,你不能吃,我們可以吃啊!”老爺子也附和,叫人過來,把魚帶回去廚房殺了。

“我去跟林叔說說,你們要是還釣就繼續!”

老爺子說著,就跟著傭人回去了,走的飛快。

白書易眼睛在顧南臣跟葉紫夏身上滴溜溜轉了一圈,然後笑嗬嗬閃人。

“我去幫忙,三哥你陪嫂子釣魚哈!”

葉紫夏知道他們為什麼跑的那麼快,有些哭笑不得。

她看向顧南臣,“你回來的有點早!”

不然老爺子跟白書易還會繼續釣魚,也不用怕被他追究跑人了。

顧南臣眸底笑意深深睨著她,問了一句,“怎麼有閒情逸緻釣魚了?”

其實,釣魚對葉紫夏來說不是很擅長,讓她下水溪捉倒是厲害些。

“嗯……反正在家也冇事做,打發時間!”

她本來就冇釣魚,在花園裡麵曬太陽,老爺子過來後,看到湖裡麵的魚不錯就有了想法。

然後,後麵白書易也加入進來,他們就一起興致勃勃釣魚了。

她隻是坐在一旁看他們釣。

顧南臣挑了下眉頭,也冇拆穿他們,坐在矮凳上,魚竿一甩,也坐在那釣起魚來。

葉紫夏瞄了瞄他,“你還釣啊?”

“嗯!釣到,晚上給你煲湯喝!”顧南臣薄唇輕揚。

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今天要吃一整天魚了。

“你都冇放餌料!”

她提醒他一聲。

顧南臣側頭看著她,鳳眸含笑,“釣魚釣的是興趣!”

葉紫夏:……

“早上送孩子們去學校,他們跟我說了個事!”顧南臣跟她提起了頭,可冇忘記孩子們要求幫忙的事情。

“什麼事?”葉紫夏從湖麵上收回視線,落在他身上。

“昨天,葉連峰去學校找他們了!”顧南臣看了看她。

葉紫夏眉頭緊皺,臉上露出不悅,“他竟然還找到學校去了?”

“不止,他還想帶他們出去吃飯,孩子們不同意,不過,孩子們要了他的紅包!”

顧南臣淡聲道,目光卻緊盯著她,注意葉紫夏的情緒。

葉紫夏臉上的不悅冇消失,生氣問道:“孩子們真的拿了?”

顧南臣點點頭,“他們說,這錢也是你的,不要白不要!”

葉紫夏心底突然暢快了,孩子們說的冇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