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淼淼來了之後,雲舒肉眼可見的快樂了許多,但是,林淼淼畢竟是來出差的,不是來玩,在和雲舒徹夜長談了兩天之後,她便搬到了市區酒店了。

雲舒本來要送林淼淼過去的,但是被林淼淼阻止了。

“小舒,看到你現在這樣,我就放心了,而且這裡去市區要三四個鐘頭,你身體還冇有完全恢複,還是好好休息吧,彆來回折騰了。

下週放假,我再過來看你。”

“好吧。”雲舒的視線落到了林淼淼身後的葉商言身上,“有葉醫生照顧你,我也就放心了。”

“小舒,你胡說什麼,”林淼淼的臉頰微微一紅,又看了眼葉商言說道,“他隻是負責把我送過去。”

雲舒笑而不語。

林淼淼的臉色就更紅了。

她欲蓋彌彰的對雲舒說道:“好了好了,不跟你聊了,我先上車了。”

雲舒揮手和林淼淼告彆,目送著他們離開。

就在這時,耳際傳來低沉磁性的聲音:“羨慕?”

雲舒嚇得謔地轉過頭,看到果然是Y先生,她的臉色微微一變:“你什麼時候出現的?”

她竟然完全不知道。

“就在剛纔。”賀衍時走到雲舒身邊,和她並肩而戰。

“羨慕嗎?”

“什麼?”雲舒詫異回頭。

“他們的感情。”

賀衍時說完,也愣住了。

他真是冇想到,有一天他竟然會羨慕起葉商言。

雲舒斂起睫毛,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雖然淼淼冇有承認和葉醫生的關係,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們兩個是郎情妾意。

“也許,我們也可以。”

雲舒頓時像是驚弓之鳥一連後退了好幾步,“Y先生,你什麼意思?”

看到雲舒眼底的警惕,賀衍時眼底閃過了一絲痛苦:“我的意思是,我們也可以像他們一樣,找到愛的人。”

雲舒微微鬆了一口氣。

她還以為……

原來是想多了。

她的心在放鬆的同時,卻又掠過了一絲失望。

“是呀,也許我們都可以找到愛的人,”雲舒抬眸看向賀衍時,“不過,Y先生這麼說,是因為不想再等你心裡的人了嗎?”

賀衍時偏頭看她,良久,他輕笑一聲:“我會一直等她,不管等多久,我都會一直等下去。”

看著賀衍時有些落寂的側臉,雲舒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既然Y先生已經打算一直等下去,那為什麼還一直來找我?”

雲舒不明白。

賀衍時靜靜地看著雲舒,平靜的眼眸裡是波濤洶湧。

“小舒,如果有一天,你能想起一切,你會明白的。”

雲舒不解地眨了眨眼睛。

賀衍時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腦袋:“彆想太多,小舒,你放心,我現在不敢奢望太多,能陪在你的身邊,已經是我最大的幸運。”

雲舒一頭霧水。

可是看著賀衍時眼底的淺笑,她的身體還是不可控製地震了一下。

心裡很難受,甚至想要抱抱他。

可是,Y先生心裡是有人這件事,已經被她死死地焊進了大腦裡。

她隻能輕輕地拍了一下賀衍時的手臂:“雖然我已經忘了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又是什麼關係,但是我能感覺到,你不是一個壞人,也不像是一個渣男。

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陪著我,我……我們可以是朋友,但是我……我不願意做你心上人的替身。”

賀衍時的眼底泛起淺淺的笑意,他終究是冇有解釋,而是把視線落到了雲舒碰過的手背肌膚上。

這是雲舒失憶之後,第一次主動碰他。

他仰頭看向不遠處的陽光。

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走。

他現在開始相信Michael陳說的話了。

終有一日,雲舒會想起遺失的那段記憶。

恢複記憶的雲舒,也會在這段記憶裡明白許多,最終放下老爺子的死。

隻是,時間未定而已。

不過,無論多長的時間,他都願意等下去。

“小舒,我說過了,你不是她的替身,誰也替代不了你。”

雲舒扁了扁紅唇。

明明她對眼前的Y先生一無所知,可是她還是相信了他的話,看來,她真的是病得不輕。

雲舒盯著賀衍時的麵具,心臟又一次蠢蠢欲動。

也許看到了Y先生麵具下的那張臉,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吧。

可是……

她要怎樣纔可以揭下那麵具呢?

賀衍時卻不知道雲舒在想什麼,還以為她又是發愁,遺忘的記憶,便安慰道:“彆想了,想太多,對你不好。”

雲舒嚇了一跳,瞠目結舌看賀衍時,還以為他是知道了自己的想法。

“你……”

“回去吧,這裡站這麼久,也累了吧。”

雲舒嗯了一聲,跟著賀衍時回到了葉家,而另外一邊,林淼淼和葉商言到了酒店門口。

她看了眼跟著下車的葉商言,好奇問道:“你怎麼也下來了?”

“我送你上去。”

林淼淼一滯:“不用,我自己可以。”

大部分行禮都放在了葉家,林淼淼隻帶了一些換洗的衣服,所以箱子很輕,她一個人就夠了。

葉商言卻已經把箱子拎在了手裡:“走吧。”

林淼淼無奈,心裡卻勾起絲絲縷縷甜蜜的泡泡。

兩人邁步往酒店走去。

這家酒店是M國最高級的酒店,隻接待各國政要和重要名人,所以這裡的安保係統是最好的。

林淼淼能入住,完全是因為這裡是SY的地盤。

“真漂亮呀!”一進去,林淼淼就被酒店的裝潢吸引了,不同於其他酒店追求富麗堂皇的金色裝修,這裡的裝修選擇的是大氣的紅色,但是這紅色又是很難用好的顏色,一不小心就可能變得豔俗。

顯然這位設計師,是一個超強駕馭紅色的能手,竟將這紅色的大氣和喜慶結合得非常完美。

“葉醫生!”

一道驚喜的聲音把林淼淼的視線從酒店的裝潢落到了眼前驚喜嬌俏的少女身上。

林淼淼的臉色一變,熟悉的感覺爬上心頭。

倒不是她認識眼前的少女。

而是她身上流露出的少女天真和當初的苗苗一模一樣,而她眼底的熾熱也毫不避諱的告訴所有人,她對葉商言的愛意。

那種對感情的懼怕又一次爬上了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