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於嫻嫻不用問也知道,李浮香是來尋夫君的。

她要尋的人,便是前幾日秋闈後新出爐的狀元,《青雲路之情劫》一文的男主,褚青雲。

這是個很老套的負心漢的故事。李浮香的爹是村裡的教書先生,褚青雲家境貧寒,從小就受李家的接濟。他聰明好學,展露出過人的天賦,李老先生愛才,將他視若己出。

孩子長大了,先生便將自己唯一的女兒李浮香許配給褚青雲為妻,彼時褚青雲剛中了秀才,二人便在村裡成婚。

那也是一段令人羨慕的婚姻。

李浮香知書達理,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在村裡是遠近聞名的能張羅。她把家裡大小事打理得井井有條,又先後生下了一兒一女,可謂人生圓滿。

自從中了秀才之後,褚青雲便辭去了教書先生的職位,一心撲在秋闈備考上。家裡冇有了經濟來源,李浮香也不氣惱,自己剛出月子就去乾活,粗活重活什麼都乾,供養這一大家子。

好在褚青雲脾氣和善,平日對李浮香是體貼有加,甜言蜜語哄著,倒也讓李浮香樂在其中。

省考出圍後,褚青雲帶足了盤纏進京備考。第一年未能中第,他便直接留京三年,參加了今年的秋闈。

李浮香對於丈夫的選擇毫無怨言,孤兒寡母地留在村子裡,受了不少欺負,還要給京城的褚青雲寄錢。

可李浮香從來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她知道褚青雲是大才之人,早晚能取得功名,博得官位,未來讓她當上官太太。

人生的苦是有數的,若是前麵吃完了,後麵就該享福——李浮香以爹爹質樸的話告誡自己,要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如此堅持了數年。

直到褚青雲高中狀元,訊息傳回三番道,全縣都鬨翻了天。

李浮香被眾人擁簇,村民們都說她苦儘甘來,要去當官太太了。

可她在村裡等了許久,總是不見褚青雲派人來接她。漸漸的,謠言四起,有人說褚青雲變了心,拋棄糟糠。

李浮香怎麼都不願相信,終於坐不住了,把所有的家當和那二畝薄田賣掉,換回了不多的盤纏,帶著兩個孩子進京了。

於嫻嫻盤算著,此時的李浮香還不知道,當今的狀元郎已經說了一門新親事,要與安豐郡主成婚。

這安豐郡主並非什麼大富大貴,隻是京城某個不知名侯爵的女兒。元夏國有令,侯位不能世襲,除非子輩為國家立下大功,或者特彆優秀。

安豐郡主的爹乃是和樂候,此人是戰時立功得了侯位,多年來膝下無子,隻有安豐郡主一個女兒。為了讓侯位世襲,和樂候相中了狀元郎褚青雲。有了這個狀元的名義,侯府的名字就能世襲給褚青雲了,自己的女兒也能繼續享受榮華,衣食無憂。

而對於褚青雲來說,和樂候也是他最佳的人選。白撿一個侯位不說,和樂候為了促成這門婚事,答應將家產係數奉上。且侯爺代安豐郡主表態,隻要他能保安豐郡主衣食無憂,給郡主以正妻之位,婚後褚青雲想納幾個妾,郡主都不會多管。

褚青雲覺得這門聯姻甚好,大家各取所需。

至於李浮香,他自然要會想辦法處理。

隻是他小瞧了女人的決心,並不知道李浮香已經攜一雙兒女在京城落腳了。

於嫻嫻回顧完這本書的經典陳世美劇情,在回去的路上,暗暗盤算著該如何幫李浮香。

想得太入神,竟徹底忽略了身邊的龍卿。

直到抵達遠平王府門口,於嫻嫻欲下馬車,忽然被人捉住了衣袖。

她回過神:“嗯?”

龍卿望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

於嫻嫻傻乎乎地站著,觀察了一會兒龍卿的小表情,忽然笑開。她主動撲上前,腦袋在龍卿的肩窩裡蹭了蹭:“我回去啦,今晚也要想我哦!”

龍卿的目光這才染上笑意,抬手將她的青絲理順:“去吧。”-